活動日誌

2010年6月14日 領匯轄下商場及街市清潔工友調查

現正等待多年的最低工資條例快將通過,屆時特區政府將公布法定最低工資的水平,可是政府及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過去均表示,最低工資不保證能為維持基本家庭生活。

另一方面,商界又表示最低工資過高將引致失率業上升,影響香港競爭力。自由黨張宇人更在早前更一度提出最低工資訂在20元水平,引起社會嘩然。有關言論,正反映政府和商界意圖訂立一個不能保障基本家庭生活的最低工資水平。

現時很多國家在制訂最低工資水平時,均參考國際勞工組織所訂定的國際勞動標準,包括工資、工作時數、生活開支、社會保障福利、經濟發展需要及國家生產力等。

有鑑於此,「領匯監察」希望透過是次調查,了解現時領滙轄下商場及街市的外判清潔工友的工資水平和每天工作時數,並探討他們現時的工資是否能足夠養活自己及家人。是次調查於2010年5至6月期間進行。調查剔除了港島區的商場及街市,集中調查了分佈在九龍及新界各區共56個領匯轄下商場及街市(表一),並以問卷的形式訪問了153名清潔工友。

 

是次調查發現雖然領匯已加入工資保障運動的企業名單中,但旗下的清潔工友,根本未能追上特區政府所提倡時薪 $26.2的薪金要求【以2010年3月《工資及薪金總額按季統計報告》的金額計算】。領匯為吸引股票投資者,不惜把清潔服務的投標價一再壓低,在接管商場以後,清潔工友所遇到的問題亦沒有改善,以下是領匯清潔工主要面對的困境:

同工不同酬,領匯無監管:同工不同酬的情況於領匯旗下商場屢見不鮮。這情況經常出現於夜更工及日更工的比較,而同一間外判清潔商在不同商場或街市的工友也有相類似的情況。

公司涉嫌違法,領匯坐視不理:清潔承辦商為求節省成本,經常無理增加或扣減員工的例假,其中更涉及可能違反勞工條例的情況,這反映領匯根本沒有監管旗下的外判清潔商,造成工友工資低處未算低,剝奪工友權益。

薪金追不上市場,領匯與清潔商蛇鼠一窩:在領匯與清潔商共同經營的外判制度下,清潔工友在工資水平上缺乏議價能力。工友的薪金水平受著領匯與不同集團所簽定的協議而有所不同,使工友們的工資水平偏低,未能應付生活所需。

工資不足養家,生活壓力迫人:面對比時薪$20還要低的工資,單靠在領匯商場當清潔根本不足一家2至4人以糊口。工友必須犧牲自己跟家人相處的時間,並透過不停的自我剝削,透過無理加班或從事兼職,才可多賺數千元以支撐家庭總開支。

最低工資$33,政府、領匯清潔商責無旁貸:面對生活的壓力,工友唯有透過不斷出賣勞力而換取微薄的薪酬。而領匯及外判商也利用工友多勞多得的心理以不斷壓榨工友。在這循環不息的壓榨與壟斷,為最低工資立法是唯一的出路,政府、領匯、清潔商在此責無旁貸。把時薪定在$33的工資水平,才可確保工友所付出的勞力,能換來較有尊嚴的生活。

About linkwatch

No information is provided by the author.

Comments Closed

Comments are closed. You will not be able to post a comment in this post.